• <optgroup id="sgm17"><small id="sgm17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<track id="sgm17"><em id="sgm17"></em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sgm17"><li id="sgm17"><source id="sgm17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1. 制定作戰方案,適當留白為部隊留出創造性空間

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張儀璞責任編輯:王俊
      2019-05-20 17:05

      作戰方案應適當留白

      ■張儀璞

      某部隊組織背靠背對抗演習,指揮員對作戰方案提出修改建議:“規定和要求可以再少一些,讓雙方放開了打。”制定作戰方案,這種留白思維值得提倡。

      作戰方案是對戰爭的預判和設計。它與實戰進程越相近,就越能在練兵中牽引戰斗力提升、在戰場上指導部隊打勝仗。戰爭是蓋然性王國,充滿著無數的“有可能但又不必然”。因此,提高駕馭不確定性的能力,穿透迷霧、正確指揮、爭取主動,就成了練兵備戰的一個重要內容。從這個角度講,作戰方案適當留白是有益的。它不僅合乎戰場規律,更能為部隊留出創造性空間。

      戰爭年代,我軍許多作戰方案簡明扼要,至今讀來仍能感受到它的力量和靈動。比如,當年晉冀魯豫軍區第四縱隊曾發布一份“破擊部署”,明確386旅“準備于二十七日向趙城挺進,襲占趙城,破擊該段鐵路。如閻蔣北上時,則移主力于霍趙線東側地區消滅之。”由此不難看出,我軍當時的戰斗方案和計劃,“與誰打、在哪打、怎樣打”的思路和目標很明確,同時一線部隊和指揮員臨機應變的空間也很大。許多“漂亮仗”“神仙仗”,也就是這么打出來的。

      軍事理論家斷言:在科學技術和武器裝備更加先進的未來,戰爭制勝的天平將明顯偏向“開放的頭腦”。這種頭腦是訓練出來的。注目校場,想當然地安排好敵我的出招,不僅讓實戰化練兵失去了真味,還會束縛人的頭腦,使打仗思維變得僵化。從部隊的批評和反思看,過去我們的一些演習,之所以官兵感到不解渴、打得不痛快,甚至有些像演戲,就是因為留白太少。“啥都規定好了,打仗的感覺卻弱了”,這種低效益的練兵方式不可再重復。

      賈誼在《治安策》中說:“凡人之智,能見已然,不能見將然。”但兵法要求:要準確料敵。現代戰爭突然性、殘酷性、短時性特征明顯,打贏戰爭需要一份很科學、能制勝的作戰方案,拿出這樣的方案,前提是知彼知己。這種“知”,就建立在發揮主觀能動性,深入研究作戰對手、充分釋放戰斗潛能上。作戰方案適當留白,鼓勵指戰員在練兵場用思考和實踐去找答案、補空白,或許更有效。

      (作者單位:武警后勤學院)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第四色自拍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