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sgm17"><small id="sgm17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<track id="sgm17"><em id="sgm17"></em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sgm17"><li id="sgm17"><source id="sgm17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1. 尊重強勝弱敗的基本規律

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慕懷裕責任編輯:楊帆
      2019-05-23 02:29

      5月7日,貴版刊發《強勝弱敗,規律還是概率?》一文,認為強勝弱敗是大概率事件,不是戰爭規律。筆者認為,這樣的觀點是不客觀的。尊重強勝弱敗在軍事對抗中的基本規律定位,是我們進行軍事斗爭準備的基點所在。

      對強勝弱敗戰爭規律產生質疑的原因大致有三個方面:作戰人數上的以少勝多,武器裝備上的以劣勝優,以及戰爭中蓋然性因素所導致的以弱勝強。

      應當承認,衡量作戰雙方實力強弱的因素是多元的,它們之間相互作用所導致的影響是復雜的。迄今雖然對戰爭進行的量化研究已經取得眾多成果,但相對于戰爭本身的復雜性而言,其所涵蓋的領域和研究的深度,恐怕連冰山一角都算不上。甚至可以說,我們對影響戰爭勝負的因素羅列,至今都無法窮盡。

      如果我們承認對戰爭復雜性的上述分析,那么,人數上的以少勝多,并不代表戰爭對抗上的以弱勝強。以經典的淝水之戰為例,前秦嫡系兵力30萬,東晉核心兵力8萬,前秦在兵力數量上占有絕對優勢。戰爭的結果是東晉傷亡5000人,前秦部隊全部敗亡,東晉以少勝多,大獲全勝。

      但這是否就證明了以弱勝強呢?雙方開戰之前,前秦最高統治者苻堅的弟弟苻融、尚書左仆射權翼等人,觀察并了解到“東晉內部團結,百官用命,而己方連年用兵,士兵疲勞將領倦怠,對敵有忌憚之心”等現象,甚至己方“心腹地區”可能發生變亂這些隱憂,提醒苻堅注意。但苻堅驕橫專斷,自恃前秦“有眾百萬,資仗如山”,認為伐晉是“以累捷之威,擊垂亡之寇”。正是這種驕橫,使苻堅夸大了己方優勢,忽視了己方弱點。加上作戰中輕敵自大,諸多因素導致了苻堅的失敗。

      也就是說,作戰人數的多少,僅是衡量實力強弱的因素之一,不僅不是唯一的因素,甚至不是最主要的因素。率領普魯士王國完成德意志統一的“鐵血宰相”俾斯麥就認識到“兵貴精不貴多”,精兵戰略至今已經成為廣泛認可的軍事共識。

      裝備上的以劣勝優也證明不了以弱勝強,因為裝備同樣只是衡量實力強弱的因素之一。毛澤東同志早就指出:“武器裝備是戰爭勝負的重要因素,但不是決定性因素,決定性的因素是人而不是物。”解放戰爭中,我軍屢屢以敵七八倍的優勢兵力取得作戰勝利,其本質原因就在于以兵力的優勢彌補裝備的劣勢。以孟良崮戰役為例,我軍參與對敵整編第七十四師圍殲的,包括第1、4、6、8、9等五個縱隊,另有第2、3、7、10等四個縱隊負責打援。另外,因為孟良崮地區屬于山地,完全不利于敵第七十四師機械化裝備的展開,其在裝備上的優勢反而變成了劣勢。

      克勞塞維茨認為,戰爭是不確定性的王國。三國時期,孫劉聯軍對曹軍的赤壁之戰,也被認為是以弱勝強的經典戰例。曹軍雖然人數眾多一路所向披靡,但到赤壁之戰前夕,已經因屢勝而驕、屢戰而疲,加上北方士兵不習南方水土天候,戰斗力大打折扣。大戰之時,戰場遭遇不期而遇的風向突變,加大了孫劉聯軍使用火攻的作戰效能。綜合因素的作用,導致作戰實力的強弱,在不經意間發生了逆轉。類似的戰場蓋然性不勝枚舉,如湘軍悍將李續賓在與太平軍的三河之戰中突然遭遇大霧,納粹德國軍隊在莫斯科外圍遭遇常年不遇的嚴寒等,都是蓋然性因素造成戰爭天平傾斜的例子。

      深究其理,強勝弱敗是戰爭對抗的客觀規律,以弱勝強是作戰指導的主觀追求。主觀追求得以實現的途徑,不是否認客觀規律的作用,而是尊重、遵循客觀規律,按照客觀規律盡可能地強化己方實力,營造聚弱成強的態勢,造成整體弱勢條件下的局部優勢,通過累積局部優勢達成整體上的優劣轉換,最終取得整體上的優勢和勝利。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第四色自拍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