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sgm17"><small id="sgm17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<track id="sgm17"><em id="sgm17"></em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sgm17"><li id="sgm17"><source id="sgm17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1. “陸戰雄獅”鐵血突擊

      來源:解放軍生活作者:夏德偉責任編輯:于雅倩
      2019-05-17 13:29

      引題:“忠誠團結,機智勇猛。”在有著“陸戰雄獅”美譽的中國海軍陸戰隊某旅,這是人人銘記于心的雄獅精神。走進該旅,時刻感受到的都是勇猛、 血性與膽氣。記者將目光鎖定黃斌,從他的故事中,看到了“陸戰雄獅”的鐵血基因。

      海軍少校黃斌,海軍陸戰隊“雄獅”旅政治工作部宣傳科干事。2017至2018年度,他前往素有“從精神、意志和身體上磨礪出最老練最兇殘的特戰隊員”的“獵人學校”學習。在他身上,“雄獅精神”與“獵人學校”校訓相遇疊加,生成出一段壯美的軍旅傳奇。

      其時,解放軍外派赴委內瑞拉留學的學員共有5名,黃斌是唯一一名海軍學員和政治工作干部,也是年齡最大的一個。作為才兼文武的實力派,他成了5人黨小組的組長。

      “悲慘世界”

      濕潤的空氣更加濕潤了。從位于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語言學院,進入海拔1000多米山區的“獵人學校”,對一般人來說,堪比從天堂到地獄。于黃斌而言,進入地獄,留學生活才算真正進入正題。從地獄里完整走出,才是他和他的小組的使命。

      報到當天,行囊一擺,訓練立即展開。站在跑道上的那一刻,5名中國學員沒了姓名、沒了軍銜,只有編號和服從。他們分別成了54、55、56、57、58號。黃斌是57號。他注意到,隊列邊上有一個牛骨頭當旗桿的黑色三角旗,旗面上寫著“第三十六屆特種作戰國際班”,下方配的圖案是一顆骷髏頭。為了遠在天邊、刻在心尖的祖國,第一個簽下“生死狀”的他暗自發誓 :“我一定要畢業!”

      午夜,黃斌抱著他的槍躺在障礙場的阻絕墻上,渾身瑟瑟發抖。剛進入夢鄉,他就被冷水沖醒,吹口氣,呈霧狀。水像是從消防栓噴出的,威力大得能把人沖歪。他把中國學員中體能底子最差的一個擋在身后,瞪眼看著教官裹著軍大衣晃悠著走來。那個盛夏,成了他身體和心理上的冬季。

      鐘聲嗡鳴,在云霧繚繞的山谷間回蕩。天未亮,兩名凍成重感冒的外軍學員,選擇了解脫。在黃斌眼里,那口霧鐘就是本人的喪鐘,他寧死也不會主動敲響。“獵人學校”每屆都會專門辟出一塊一米見方的地皮,象征著“陣亡者墓園”。凡是遭遇淘汰,其編號便貼在十字架上。十字架,由兩根雪糕棍大小的木條交錯而成。

      “獵人學校”里,教官有“生殺予奪”之權。他們以誰手底下淘汰的人最多為榮。學員列隊,亞洲臉孔和身段是那樣與眾不同。這,并不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。

      格斗訓練,主教官故意組織5個又高又壯的外軍學員,跟中國學員對打。結果,雙方都被打得鼻青臉腫,中國人技巧在線,似乎還占了上風。于是,他另使“殺手锏”,挑出本國軍事素質最好的學員,與黃斌在體能上一決高下,并一再強調:“你們兩個必須有一個被淘汰。”

      比的是負重起跳,由主教官親自監督。連做400多個后,那名被寄予厚望的“一號種子”撐不住了,狼狽地敲鐘走人。黃斌憑著中國軍人的鐵血與堅韌,仿佛又重重地甩了教官一個耳光。

      黃斌并非鐵人。贏了對決,他的大腿酸痛得直接不聽使喚,負重踩繩上時沒能夾緊,從 9米處跌落,整個身子直挺挺砸在背囊上。全體學員都捏了把汗,沒想到,他撲棱了兩下,又站了起來。他是政治工作干部不假,但他首先是一名膽似鐵打、骨如精鋼的中國軍人。

      挑戰極限的訓練仿佛永遠沒個夠。負重長途夜間行軍,每個人的攜行裝具都要稱重,出發前還要連人帶裝在水池里泡透。道阻且長,黑夜無邊,加重了恐怖氣息,撩撥著絕望感。黃斌所在小隊好像是迷了路,連續數小時都在兜兜轉轉,不知身在何處所向何方。這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,一名疲累已極的中國學員抓狂了,把槍一摔,蹦出了 5個字:“老子不走了!”

      黃斌身心也瀕臨極限,純粹靠一口志氣,在機械地邁著步子。 “千萬不能停,一停就感冒發燒,再別想活到最后了。” 黃斌撿起槍掛在自己脖子上,又把沒舍得吃的一小口玉米餅遞給他,推一下他的背囊,“走!”

      晨曦將露,他們回到了學校。列隊時,黃斌出現了幻覺,盯著一盞路燈,眼前浮現了春節時掛滿紅色燈籠的街市。他似乎還聞到了嶺南小吃螺螄粉的味道。全身又一次被澆得如同水洗后,耳畔傳來《義勇軍進行曲》那50秒的激昂旋律,黃斌站得筆直,橫眉似劍。他無比堅信,自己胸膛滾動的熱血,是多少冷水都澆不涼的。

      “超長待機”

      自始至終,黃斌認定,在這個毫無人道悲憫的深山野林里拼訓練,保持情緒和狀態穩定至關重要。在他的影響下,中國學員體現出極強的忍耐力,也積聚著充足的后勁。

      懸崖滑降、敵火下運動、多種槍械戰斗射擊、迫擊炮簡便射擊、軍事漂浮、操覆舟、潛水、爆破……無一不得冒著最高概率的生命危險,一枚重機槍彈打偏了、一次裝備故障、一個腳底打滑,都極有可能讓他們的雙眼再也無法睜開。而憑借勇氣、智慧與刻苦,中國小組都有上佳表現,連一向優越感十足的教官隊伍都不得不承認:中國軍人不簡單!

      射擊訓練中,黃斌穿著自制的吉利服,牽引橫渡。從800米處出發,爬過蒿草、臭水溝,躲避著詭雷(實際上是發煙罐)、蛇蟲和教官的望遠鏡。風吹草動就是最好的掩護,連續3次,他在離教官腳下10米的地方,朝天放了兩槍。考核時,1000米處的鋼板靶回音鏗鏘,他又穩摘第一名。

      訓練勁頭的持續上揚之際,他們與“獵人學校”的品牌項目——“魔鬼周”迎頭相撞。

      “魔鬼周”,從西班牙語直譯成漢語,就是“黑色的星期”。眼前世界不是黑色的,也沒什么末日景象,但每個學員的心境都是悲涼的。

      “魔鬼周”里,每人每天只配給一丁點食物,“睡覺”二字被直接從訓練計劃上抹去。熏瓦斯、泡水潭、長行軍、攀絕壁……每一天都必須直面死神的威脅。就在上一屆,兩名外軍學員誤食毒蘑菇身亡,一名外軍學員在行軍途中睡著了,墜崖而死。

      扛原木登山訓練時,原木上肩之前,按黃斌提議,加了一個鼓動小儀式。5名中國學員把手一疊,大喊:“祖國——萬歲!”

      黃斌扛在最前端,一邁步,這根原木最先動了起來。扛上山,扛下山,山路上,繞彎彎。眼前是異國山河,心中澎湃的卻是祖國的波濤。就像他對大家嘶吼的那樣:“中國軍隊用鐵水澆鑄的戰士,沒那么容易被打垮!”

      當學員銳減至24人,剛好被分成兩組,各推一節掛車。推!不知道哪來的力氣,不知道里程多少,黃斌這組一馬當先,只知道一路坡連著坡,只記得在校門口副校長說了一句,“你們是我在這里見過的推得最快的一組”。

      “我 5 歲就開始跑了,這個對我來說太簡單了。” “魔鬼周”第六天,指著“獵人障礙”,委內瑞拉24號學員迎受了不少膜拜的目光。他家住在“獵人學校”對面,他的父親就是在此執教了20多年的教官。

      整個障礙全程400米,由泥潭、繩網、高墻、鐵絲網、下水管道、螞蟻坑等十幾個障礙物組成。黃斌跑慣了通用障礙和渡海登島障礙,對此不需過多的磨合。最終考核時,他領先了24號10秒。這一成績,讓24號顏面盡失,讓教官們一陣驚愕,讓整個中國小組洋溢著荷爾蒙。

      “永遠不死”

      在“獵人學校”操場上,有一塊橢圓形巨石,是第十三屆畢業學員所立。上面鐫刻并描紅的一句話,黃斌很喜歡:特種兵永遠不死!

      “所有人,必須挨個進行體檢。”當靠著一壺淡水、一小撮鹽巴、一副魚鉤魚線在雨林存活3天后,教官們又出現了。黃斌天真地以為,經過那么長時間的挨餓訓練,學校需要檢測生命體征,然后“看料下單”。

     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,黃斌突然意識到,去體檢的學員一個個也跟時間一樣,一去不復返。剛警覺起來,就輪到他了。在一個醫療器材完備的房間,幾個軍醫打扮的人,命令他脫去上衣。盡管小心翼翼,衣襟剛過頭頂,他的頭還是被蒙住了,幾乎同時,兩個胳膊也被“軍醫”們死死按住,捆上了扎帶。

      感謝電影《沖出亞馬遜》,他頓時明白,自己“被俘”了。押送中,他想提醒一下 58 號,剛喊出半個5,腹部頓時狠狠挨了幾拳。痛得他眉頭鎖成一個疙瘩,委頓在地。雖然眼睛蒙住了,但被踹向“俘虜”堆的瞬間,他清楚,先前去體檢的,一個也沒逃掉。

      “啊……”營地里 , 充斥著撕心裂肺的慘叫和罵聲。網繩上,一旦繩子略有松動,恐怖的感覺總是讓人發顫。黃斌被拖著,拳腳雨點般密集,落在硬實的肌肉上,砰砰地響。倒霉的是,人被扔到土坑里,兩腳掌卻沒陷進去,搭在了土坑邊上。這意味著,他連腳底板都無法幸免。不知過了多久,黃斌被從泥漿里撈出來,兩耳如群蜂亂舞。用1分鐘才平衡好身體,他開始側著腳往前挪,整個身子顫顫巍巍的。頭疼欲裂,他唯一的念想就是,找到中國隊友,看看他們的傷情……

      4200米高空, 多種機型多種離機方式,自由落體1分鐘,做出前、后滾翻動作,離地1000米開傘。如此酷炫的鏡頭感, 黃斌是在傷痛未愈的情況下咬了牙完成的。雖不乏驚魂時刻,但也切實補足了他在國內未能參加實跳的缺憾。

      據黃斌介紹,自1991年開始,在受訓后通過9級軍事自由跳傘考核的,全球不超過 1000人。因危險系數過高,為合格學員舉行的授勛儀式也非同一般。雕鑄著金翼的勛章,不是掛在脖子上,扣擰在胸前,而是由在場的最高長官直接將勛章的兩根針腳拍進學員的左胸。

      勛章被拍進黃斌肌肉里,兩滴鮮血驕傲地冒了出來。等到授勛儀式結束,黃斌身上要比其他合格學員多了6個針眼。怎么回事呢?與他相識的委方軍官紛紛上前道賀,顯得比他還高興。軍階夠高的,自然想將喜悅之情轉換為最直接的表達。就這樣,一枚勛章,拍了4次。

      “我聽他們說,你是個非常優秀的特戰隊員,你的母親會為你驕傲,你的祖國會為你驕傲,感謝你的旅送來像你這樣的學員。”站在“獵人學校”的頒獎臺上,委內瑞拉國防部副部長親自為黃斌頒授“突擊隊員”勛章。時至今日,依照“獵人學校”的傳統,黃斌隨身裝著一枚印有“Cazador”(西班牙語:獵人)字樣的特種兵紀念章。毫無疑問,這枚紀念章,象征著一種軍人榮譽、一股決勝意念和一段血色回憶。

      (解放軍生活·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)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第四色自拍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