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sgm17"><small id="sgm17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<track id="sgm17"><em id="sgm17"></em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sgm17"><li id="sgm17"><source id="sgm17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1. 在“云中哨所”卓拉 追尋邊關的色彩

      來源:國防在線客戶端作者:李晨責任編輯:袁帆
      2019-05-10 09:40

      云霧中的卓拉哨所。李晨 攝

      卓拉哨所,海拔4687米。

      路止于此,連春天都無法逾越。

      一眼望去,這里除了白色,還是白色。白色的雪、白色的云、白色的哨所……但如果你細心觀察,卓拉會帶給你更多驚喜。白色、黑色、紅色、黃色,每一種顏色都被官兵放在心口熨帖著。

      卓拉哨所,宛如天空之城。李晨 攝

      —1—

      在卓拉,一噸煤走完266級臺階,需要大半個月。

      嘎桑次仁回想起來還是有些“惱火”——

      那是他當哨長的第一年,大雪封山期,哨所幾乎“彈盡糧絕”。卡車行駛到停機坪,再也無法前進一步,只好把一噸煤倒在原地,留下官兵們望“煤”興嘆。

      卓拉,這座“怪石壘成的山峰”,讓路寸步難行。

      到哨所的水平距離不足一公里,沒有執勤任務的官兵輪流下山背煤,一來一回,用了大半月才將煤炭背回哨所。當最后一筐煤背上哨所時,一名年輕戰士被煤筐“拽”倒在雪地里,煤散落一地,拉著班長的手他才站得起來。當時不覺得,現在嘎桑只剩下心酸。

      在群山與天空之間,雪原是唯一的色彩。唯一能感知到寒冬的結束,是背運物資的官兵看到從積雪中探出頭的雪山杜鵑。生長在海拔4000米的灌叢中,雪山杜鵑從這里向你道別,仰望你一路爬向哨所。

      從積雪中探出頭的雪山杜鵑。李晨 攝

      白色的雪很美,但有時也會讓你絕望。

      2017年12月底,18歲的呂勝超和班長一行幾人急著去接看病回哨的戰友,等再回頭,大雪覆蓋了來時的路,一群人站在“北境長城”上不知所措。

      冰和雪砸在臉上,憑著手電筒僅有的光亮,扒著石頭往上爬是他們唯一的選擇,可手一摸到石頭,就被寒冰黏住。被班長們連拖帶拽回到哨所,微弱的火光讓他感到幸福,哪怕泡在熱水里的腳在抽筋、手已紅腫。

      一年到頭,卓拉有大半時間被雪拱衛。也因此,官兵們對雪有了更深的感情——鏟雪、堆雪、滑雪、打雪,成了海拔4687米處獨有的體能訓練方式;抗寒抗缺氧訓練意味著要等雪融化成水,好來練習憋氣;貓在雪洞里放松的時刻,是官兵生活中的一點吉光片羽。

      蒼山負雪,明燭天南,單調的雪也變得艷麗起來。

      守衛祖國邊關。嘎桑次仁 攝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第四色自拍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