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sgm17"><small id="sgm17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<track id="sgm17"><em id="sgm17"></em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sgm17"><li id="sgm17"><source id="sgm17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1. 西北邊陲當排長,我最難忘的是戈壁灘上那場“獅吼”

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作者:顏波責任編輯:楊紅
      2019-05-15 03:04

      每每回想起我在西北邊陲的戈壁灘當排長的那段時光,戰士們那一聲聲真情流露的吼聲,如一串串帶著絢爛火焰的音符,穿越時空縈繞在我的耳畔,讓我覺得那段苦中有樂的日子,仿佛就在昨天,不曾遠去。請關注今日《解放軍報》的報道——

      戈壁“獅吼”

      ■顏 波

      每每回想起我在西北邊陲的戈壁灘當排長的那段時光,戰士們那一聲聲真情流露的吼聲,如一串串帶著絢爛火焰的音符,穿越時空縈繞在我的耳畔,讓我覺得那段苦中有樂的日子,仿佛就在昨天,不曾遠去。

      時光回到6年前。盛夏的北疆,晚上十點以后天才會徹底黑下來。送我們那批新排長下連隊的火車,在人煙稀少的戈壁灘上開了一天一夜。從軍校畢業被分配到邊疆的我,情緒隨著車窗外愈來愈荒涼的場景也難免有些失落。

      途中不斷有人下車,而我一直到最后才下車。很明顯,我被分到了離支隊機關最遠的一個中隊。

      第二天起床后,我發現,從普通一兵到中隊干部,他們的臉都是黑亮黑亮的,且黑中還帶點微紅。戈壁雨水較少,陽光比內地要毒辣得多,空氣也十分干燥。夏天洗過的衣服,晾在太陽下,一小時不到就干了。

      沒到半個月,我的膚色和中隊的戰友們就差不多了,手臂和后背還被曬得掉了好幾層皮。晚上洗澡時,輕輕一搓,曬傷處的死皮便會脫落,露出白中帶紅的嫩皮,火辣辣地疼。

      體能訓練時,隊長拉起我的手臂看了看,拍著我肩膀說:“不到半個月就掉皮了,不錯,說明你進入角色很快嘛!”我并沒有因為受了表揚而感到高興,心底里越發想念起山清水秀的川南老家。

      初到中隊的那段時間,我的話很少,戰士們主動和我說話,我隨便應付兩句便默不作聲,我的臉上幾乎沒有過笑容,每天最盼望的就是熄燈號。疲憊不堪的身子終于可以躺下,是當時最幸福的感覺。

      大約一個月后的一天,早上出完操,隊長突然對我說:“今天讓你見識下咱們的一項獨門絕技——獅吼功。”

      “獅吼功不是武俠小說里金毛獅王謝遜的獨門絕技么?難道咱們戰士也會?”強烈的疑惑讓我突然有了些興趣。

      “沒那么玄乎,就是每個人吼上幾嗓子的事兒!不過很有意思,我現在給你說不清楚,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隊長說完就去洗漱了。

      我在原地愣了一會兒,心中不屑地嘀咕:“在這么荒涼的地方吼了又能怎么樣,誰又能聽得到?”

      黃昏時分,隊長親自吹了一聲長哨,集合隊伍朝著營區北側的一片胡楊林出發了。大家卻顯得格外興奮,隊列里時不時還有戰士三三兩兩交頭接耳,平時對隊列紀律要求近乎苛刻的隊長也沒有去制止。

      穿過胡楊林后,對面是一片更加空曠的戈壁灘,眺望盡頭,遠處的天山在晚霞的照耀下被鑲上了金邊。

      “開——吼——!”隊長雙手捏拳,拉著長而重的腔調,用了近一分鐘才將這兩個字吼完!然后轉身坐在了隊伍的一側。那一刻,我覺得隊長并不像個中隊的主官,而像是一位帶頭起哄的大哥。

      “我先來!”年近三十的炊事班長老陳起身大步走出十來米,手掌成八字形貼在嘴角,深吸一口氣,使出渾身力氣,用他那陜西老家的方言:“媳婦兒!俄(我)想你啰!娃兒,俄也想你啰!你個小瓜皮(傻小子)要好好聽你娘勒話!不然俄回來打你的屁股蛋兒,媳婦兒,等著俄,還有不到半年俄就退伍啰……”

      老陳一張嘴,場下便開始哈哈大笑,一直笑到他吼完,有的戰士笑得都咳起來了,我也情不自禁地跟著笑了起來。

      然而,吼完后的老陳卻不樂意了:“笑個啥呢笑,等你們當了爹,就知道牽掛媳婦娃娃了!”

      “媽!兒想你啦!兒……兒……現在當兵,要……站崗,回不了家,等我轉了士官休假回來好好……好好孝順您!爸!你放心,我到部隊后比以前聽話多了!我學會了自己洗衣服,我……我……唉,不知道說啥了,反正我就想讓你們放心!嗚……嗚……爸!媽!我是真的想你們啦!”來自四川的新兵小張吼著吼著突然哭了起來,原本自認為淚點很高的我,也跟場下的許多戰士一樣,聽著聽著掉下了眼淚。

      讓我記憶深刻的還有下士小劉。他緩緩地走出隊列,臉上流露出沉痛的悲傷。停下腳步后,他從迷彩服褲兜里掏出了厚厚的一疊信,拿出打火機將其點燃。在干熱的空氣下,信很快便化成了灰燼,然后他用雙手在沙地里刨了個坑將一堆紙灰給埋了,又狠狠地在上面蹬了幾腳,然后便開始了仰天長嘯:“我失戀了!我失戀了!???,祝你幸福!沒有你,我的當兵生活照樣會有滋有味,我不頹廢!”

      那天,除我不好意思外,中隊的每一名戰士和干部都先后吼出了自己最想表達的心聲,吼得真切實誠,吼得毫無保留,吼出了未來想要追求的東西,吼出了自己最牽掛的人和事,吼出了埋藏在內心里令自己最壓抑的東西,吼出了自己在情感等方面的失意和振作的宣言……

      平日里,這個連續18年被支隊評為基層建設先進單位的中隊官兵,在訓練、執勤、生產等各項日常工作中,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們有著用不完的勁兒,意志力和忍耐力特別強。那場“獅吼”過后,我感到這種精神變得更加具體鮮活了。我看到了戰士們內心更加真實立體的一面,也讓我開始細細思考,開始省察我內心的脆弱與渺小、狹隘與偏執。

      處在風華正茂的年歲,每個人都向往世間一切美好的事物和高尚品格,也都有宣泄和表達自己真實情緒的權力。在艱苦環境下當兵的戰友們也一樣。更加可貴的是,他們一直保持著一顆坦誠、熱愛、勇敢的心,讓自己在短暫的宣泄和表達后,更加清晰地認清今后的方向,更加透徹地懂得善于取舍與忍耐的意義,更加滿懷激情地投入現實奮斗中去。在我看來,那場“獅吼”,戰士們對各種情緒的宣泄和表達,并不僅是釋放和表達,更是一種鞭策自我勇敢前行的宣言。年輕的他們已經明白這個道理,敢于承認真實的自我,才能在人生路上取得更大地改進和突破。

      那天過后,我開始漸漸地融入到了這個集體,與大家的話也多了起來。在中隊待的時間久了,我才知道,差不多過上一個月,中隊都會組織這樣一場“獅吼”。我也開始加入其中。每一次撕心裂肺的縱情吶喊,都會給我以堅定和鼓勵,讓我看輕挫折和失意的打擊,讓我學會去熱愛,讓我對人生看得更遠更透徹。

      半年后,我在戈壁灘上找到了新的樂趣,我開始重拾大學時的文學夢。這里的戰士如此可愛,這里的故事十分激勵人,我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。我清晰記得,那是2015年的3月9日,我采寫的關于中隊文藝小分隊的稿件《風雪天里的七彩陽光》在《解放軍報》刊發了,當時整個中隊都沸騰了,大家對著稿子一遍一遍讀著……

      兩年半過后,我被調到了支隊宣傳科。當載著我的汽車遠離中隊時,中隊的官兵齊聲吼道:“排長,常回家看看……”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眼淚嘩嘩直掉。我將頭縮回車窗,哇哇大哭。

      到現在,早已告別戈壁的我,時常也會找個沒人的空曠地方,大聲吼上一陣,在宣泄中暗示自己要沉穩,要堅強,要勇敢。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第四色自拍偷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