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optgroup id="sgm17"><small id="sgm17"></small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<track id="sgm17"><em id="sgm17"></em></track>

    <acronym id="sgm17"></acronym>

    <optgroup id="sgm17"><li id="sgm17"><source id="sgm17"></source></li></optgroup>

    1. 軍網薦讀丨于《詩經》中觸摸華夏先民之溫柔

      來源:中國軍網作者:馬嘉隆 郭華秀責任編輯:馬嘉隆
      2019-05-16 18:50

      如果想在快節奏的生活中用零散時間讀點有深度的東西,那么讀詩無疑是一個很好的選擇。先賢們或精雕細琢、或肆意潑灑的寥寥數十字,往往能塑造出一片獨屬于自己的精神天地,任時光悠悠,“桃源”依舊。讀詩,正是一場以字為媒穿越古今,與前人把臂同游的旅行。

      資料圖

      在一方方獨立的天地中,有東籬采菊之悠然,亦有長河落日之雄渾;羈旅彷徨,則與太白對月同酌,浮生半日,可隨易安賭書潑茶;壯懷激烈,登臨碣石掃平漢家煙塵,滿腹憂思,獨上高樓詠嘆流水落花……

      古典詩詞的流派眾多,薦詩自然也難免掛一漏萬。不過,當你面臨眾多選擇無所適從時,翻開《詩經》絕不會讓你失望。作為儒家六經之一,《詩經》在中華文化史中的地位無可撼動,一代代學者沉醉于詩三百的字里行間,皓首無悔。《詩經》的魅力,何以穿越古今?

      不可否認,《詩經》的“官學”背景促進了它的傳播。不過,若簡單地把《詩經》視為一塊叩開仕途的“敲門磚”,或是把它認作是宴饗祭祀之際的禮儀范式,實有明珠暗投之憾。

      詩三百,一言以蔽之,思無邪。至情流溢,直寫衷曲,正是三百余篇詩詞不朽的奧秘。《詩經》半數取自鄉土民謠,今日視之,辭章幾無雕琢痕跡。不過,若反復吟誦,在那質樸的鋪陳遞進回環往復中,卻能清晰感受到那回蕩千載奔流不息的赤誠真情。

      今天重讀《詩經》,若想重現先秦風貌,窮究每一首詩的細節,確實很難。時光荏苒,滄海桑田。三千余年后的今天,我們很難確鑿無疑地判定每一首詩的創作背景和創作目的,也可能未曾在生活中親眼見過詩句中提過的動物或植物。除此之外,音韻的變化、配樂的遺失……太多因素影響著我們的閱讀。

      可即使困難重重,那些寄托在文字中的率真情感依然未被時光磨平。若是細細品讀,那重章疊句的大巧不工,恰如通幽曲徑,帶你重游華夏文明的濫觴之處。

      周南·關雎

      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      參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
      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輾轉反側。

      參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
      參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鐘鼓樂之。

      資料圖

      當《關雎》的韻律在耳畔響起,首先映入腦海的,是水中雎鳩悠游的和鳴與河畔淑女采荇的倩影。此情此景,觸動岸上君子的思緒,見之難忘,朝暮輾轉。隨后便是琴瑟鐘鼓齊鳴,以求佳人芳心。君子之于淑女,煌煌禮樂之于山野自然,和諧統一,發乎情而止乎禮。寥寥八十字,融熱戀相思的愉悅與求之不得的哀愁于一體,洋溢“樂而不淫,哀而不怨”的中和之美,實為華夏情詩的代表之作。

      詩三百,驚鴻一瞥,便足以窺得華夏先民的精神世界。《關雎》筆下的謙謙君子,垂范后世,讓多少迷茫困頓的學子尋回心靈寄托。呦呦《鹿鳴》,帶你重回恢弘肅穆而不失輕靈歡快的先秦宴飲,于酒酣耳熱之際,領略“德音孔昭,和樂且湛”的華夏風貌。穆穆《文王》,感悟周公于家國鼎盛之際的反躬自省、居安思危,天命無常,唯德是從。肅雍《青廟》,于莊嚴禮樂中追思與承繼文王之道。

      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      第四色自拍偷拍